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建议通过多种途径解决公路债务问题
* 来源 :http://www.szliv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0-05-18 19:23

当全省还保留众多收费站的时候,各地市开征“年票”,无疑相当于“双重收费”。

为此,他建议,要在全省范围内彻底取消交通收费“年票制”,撤销所有“次票”收费站,不允许高速公路收费站强行代收“次票”。对于收“年票”还贷的问题,建议通过多种途径解决公路债务问题。“我们既然有能力拿出千亿百亿的资金去办亚运会、大运会,去搞‘穿衣戴帽’工程,拿出数百亿元去治理城市的河涌污水,也应该有能力解决全省公路债务问题。光靠向老百姓收费来解决问题,其结果一定是得不偿失的。”

“年票”相当于“双重收费”?

取消或降低公路交通收费,这么多年一直是历届省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“穷追猛打”的老话题。从洛溪桥取消收费,到推动全省公路收费站的撤并,代表、委员们从来不吝鼓与呼。好不容易当公路收费有了一些松动时,各地市又开始纷纷推出“年票制”、设立“次票”收费站。

16个地市实行“年票制”

在黄康景看来,“年票制”的危害,一是加重了普通老百姓的负担,“就算是征收企业车辆的‘年票’,最终的费用也会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身上来”;二是缺乏公平性。“不管用车多少,每车都是同样的费用。与其这样,不如恢复过去的收费站,谁用车谁交费”;三是增加了通行费用。“一辆外省的车辆,如果要进入广东,每经过一个广东的地级以上市,都得交一次‘买路钱’。过去经过一个收费站小车是5元到7元,现在的‘次票’全部是10元,如果是货车就更高了。别看5元、7元和10元好像差别不大,可增加的比例高达60%-100%!”

省政府参事王则楚:

他分析,政府“超前”修路是原因之一

所谓“年票制”就是向所有的本行政区内的机动车一律按标准每年收取一笔费用,而对本行政区外的车辆在经过本行政区时,征收“次票”。其理由就是公路要“还贷”。据黄康景调查了解,目前广东已经有16个地级以上市实行了“年票制”,余下的市也在跃跃欲试,“可能正在向物价和相关部门申请办理中。”

(责任编辑:韩茜)

“公路收费,来来去去就是为了还贷。”王则楚表示,为什么有这么多贷款要车主来还?王则楚认为,首先是政府修路有点“超前”,“公路都要修到每个县里面去,其实不是那么多的县都有这样的物流需求。”他认为,这不仅对有限的资源造成了浪费,而且导致“三分之一亏损、三分之一保本、三分之一盈利”的现象产生。其次,要根本解决问题就是要看政府有没有、肯不肯掏钱来修路,公路建设资金有部分是来自车船购置税,“500多亿元的车船购置税,中央拿走了大部分,留在广东的只有180亿元,但是大部分粤字头的车还是在省内通行。”这样导致省级财政吃紧。

在黄康景认为,“年票制”实际上是已取消的“公路养路费”的死灰复燃。“国家实行‘燃油税’后,已经明令撤销了‘公路养路费’,现在却换了一种方式,以‘年票制’代替‘公路养路费’。”

让黄康景非常忧虑的一点是,这些“年票”收费,最后都花到哪里去了?由谁在监督使用?还准备收多久?都没有明确的说法。“现在各地不断在推动‘同城’,其中一个发展标志就是‘年票’互认。”这本是一种进步,但在黄康景看来,却是以一种非常特殊的形式,不仅让“年票制”堂而皇之地合法化,而且很可能是长期化。

广东的公路收费站正在不断减少,与此同时,却有越来越多地市开始推行“年票制”、设立“次票”收费站。“仔细一算,收费不仅比取消公路收费站前多了;而且年票还不像路桥费,有个还贷、缴费年限,根本就不知道要缴到何年何月!谁又来监管年票的使用,收的钱又花去了哪里?”昨日是广东两会的最后一天,当了10年省人大代表的黄康景,提交了《在广东全省范围内彻底取消交通收费“年票制”和撤销“次票”收费站》的建议。

他十分赞成年票收取部门应该给予车主知情权,尽快公布收费截止期限、收费还贷情况,公布具体包含在年票范围内的道路有哪些。“收费公路所占比例不高,如果知道哪些是年票路,哪里设了‘次卡’收费处,司机可以选择绕行”。他表示,正是因为没有公布年票路段,才导致很多司机因为没有缴纳当地“年票”而被罚。王则楚进一步提出,在很多地方,只有每年交了年票,才能车审,“但是公安部等部门已经明确年票和年审不挂钩,所以这种做法不合理。”

为何有这么多贷款要车主还?

羊城晚报讯降低公路通行的各种费用,的确不是老话题,取消年票制,前省政协委员、现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就曾在省政协提交过不止一次提案。在听说了黄康景的建议后,王则楚表示,“省人大代表在‘两会’上提出这样的议案,这还是第一次。说明很多人在关注这个事情,会有利于推动解决。”

更让黄康景质疑的是,看上去实行“年票制”的地区,撤销了部分收费站,但是事实上这些收费站不是因为要实行“年票制”而撤销,“大多数是国家早就命令要取消的,或者是已经收费到期的。2010年3月,紧邻广州中心市区的琶洲大桥突然宣布收费,就连已缴纳市内年票的车辆也未能幸免。各种道路通行费如此之多,想收就收,谁来维护车主的利益?”